習近平主持召開中央政治局會議:糾正運動式“減碳”,堅決遏製“兩高”項目!
中共中央政治局7月30日召開會議,分析研究當前經濟形勢,部署下半年經濟工作。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主持會議。

會議要求,要統籌有序做好碳達峰、碳中和工作,盡快出台2030年前碳達峰行動方案,堅持全國一盤棋,糾正運動式“減碳”,先立後破,堅決遏製“兩高”項目盲目發展。做好電力迎峰度夏保障工作。

 

會議認為,今年以來,在以習近平同誌為核心的黨中央堅強領導下,我們統籌國內國際兩個大局、統籌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,有效實施宏觀政策,經濟持續穩定恢複、穩中向好,科技自立自強積極推進,改革開放力度加大,民生得到有效保障,高質量發展取得新成效,社會大局保持穩定。成功舉辦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係列活動,正式宣布全麵建成小康社會,踏上向第二個百年奮鬥目標進軍的新征程。

 

會議指出,當前全球疫情仍在持續演變,外部環境更趨複雜嚴峻,國內經濟恢複仍然不穩固、不均衡。做好下半年經濟工作,要堅持穩中求進工作總基調,完整、準確、全麵貫徹新發展理念,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,加快構建新發展格局,推動高質量發展。要做好宏觀政策跨周期調節,保持宏觀政策連續性、穩定性、可持續性,統籌做好今明兩年宏觀政策銜接,保持經濟運行在合理區間。積極的財政政策要提升政策效能,兜牢基層“三保”底線,合理把握預算內投資和地方政府債券發行進度,推動今年底明年初形成實物工作量。穩健的貨幣政策要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,助力中小企業和困難行業持續恢複。要增強宏觀政策自主性,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基本穩定。做好大宗商品保供穩價工作。
 

會議要求,要挖掘國內市場潛力,支持新能源汽車加快發展,加快貫通縣鄉村電子商務體係和快遞物流配送體係,加快推進“十四五”規劃重大工程項目建設,引導企業加大技術改造投資。要強化科技創新和產業鏈供應鏈韌性,加強基礎研究,推動應用研究,開展補鏈強鏈專項行動,加快解決“卡脖子”難題,發展專精特新中小企業。要加大改革攻堅力度,進一步激發市場主體活力。堅持高水平開放,堅定不移推進共建“一帶一路”高質量發展。要統籌有序做好碳達峰、碳中和工作,盡快出台2030年前碳達峰行動方案,堅持全國一盤棋,糾正運動式“減碳”,先立後破,堅決遏製“兩高”項目盲目發展。做好電力迎峰度夏保障工作。要防範化解重點領域風險,落實地方黨政主要領導負責的財政金融風險處置機製,完善企業境外上市監管製度。要堅持房子是用來住的、不是用來炒的定位,穩地價、穩房價、穩預期,促進房地產市場平穩健康發展。加快發展租賃住房,落實用地、稅收等支持政策。
 

會議強調,要做好民生保障和安全生產,堅持鞏固拓展脫貧攻堅成果與鄉村振興有效銜接,強化高校畢業生就業服務,暢通農民工外出就業渠道,改進對靈活就業人員的勞動者權益保障。推進基本養老保險全國統籌,落實“三孩”生育政策,完善生育、養育、教育等政策配套。抓好秋糧生產,確保口糧安全,穩定生豬生產。要繃緊安全生產和公共安全這根弦,抓細抓實各項防汛救災措施,確保人民群眾生命財產安全。要毫不鬆懈做好新冠肺炎疫情防控,持續推進疫苗接種工作。做好北京冬奧會、冬殘奧會籌辦工作。
 

會議還研究了其他事項。

 

 

何為運動式“減碳”

 

據清華大學公共管理學院教授齊曄對第一財經整理分析表示,麵對碳中和,運動式“減碳”有兩種反應:一種是虛喊口號、蜂擁而上,搶風口、蹭熱度、追熱點;另一種是過度行動,超出了目前的發展階段而采取不切實際的行動。當前,“過”和“不及”的表現都存在,因此製定全局的、長遠的行動方案尤為關鍵。

“幾十本碳中和專著出版,內容卻重複且空洞;主管部門方案還沒出台,企業自身一知半解,就發布了行動方案。”齊曄舉例。

華北電力大學能源互聯網研究中心主任曾鳴對第一財經表示,運動式“減碳”還存在幾個明顯特征:一是它為了減碳而專門發起運動;二是非有序推進,沒有兼顧到能源發展要協調好的目標。單一的運動式減碳,甚至會出現偏離基本目標的行為。

“比如某些地區,在沒有協調好能源安全性和經濟性的前提下,片麵強調零碳方案、打造零碳社區、大搞零碳行動計劃,宣傳所謂的投資潛力,這就不能算作有序推進。”曾鳴說。

 

 

廈門大學中國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長林伯強告訴第一財經,“先立後破”是指:先把減碳的基礎設施做好,在保證經濟平穩運行的基礎上,才能開始去煤減碳。具體來說,包括新能源係統、電力體製改革、碳排放權交易等多方麵工作。

林伯強強調,與歐美發達國家不同的是,中國的經濟發展還需要高質量增長。如果先破後立,那將對經濟造成較大衝擊。先立後破是最為穩妥的做法,現階段保障能源安全、電力充足穩定供應依然重要。

 

堅決遏製“兩高”項目

 

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再次重申:堅決遏製“兩高”項目盲目發展。

林伯強表示,嚴控“兩高”項目上馬一直是環保督察的重點。“鋼鐵、水泥和有色金屬行業,大約用掉了中國21.5%的電力。風電和光伏的發電量也才9%左右,這就相當於用掉了兩倍多的風、光電量。”

5月31日,生態環境部公布了《關於加強高耗能、高排放建設項目生態環境源頭防控的指導意見》,要求各級生態環境部門加強生態環境分區管控和規劃約束,嚴格“兩高”項目環評審批,推進“兩高”行業減汙降碳協同控製,依排汙許可證強化監管執法,保障政策落地見效。

中央生態環境保護督察辦公室常務副主任徐必久在7月26日舉行的生態環境部例行新聞發布會上表示,任由“兩高”項目盲目發展,將帶來三個影響:直接影響碳達峰、碳中和目標實現;直接影響產業結構優化升級和能源結構調整;直接影響環境空氣質量改善。

“如果高能耗、高排放項目繼續朝前走,那麽經濟結構將很難調整。但是,隻有讓經濟發展和能源需求脫鉤,才能做到高質量增長。因此,限製‘兩高’項目勢在必行。”林伯強說。

據第一財經記者了解,目前國內已有多個煤化工項目停止建設。例如,陝煤集團榆林化學公司負責規劃、建設和運營的全球最大在建煤化工項目——“煤炭分質利用製化工新材料示範項目”,於7月初宣布全麵停工。業內人士認為,這與當地嚴格的“能耗雙控”有關。

“過去半年來,出現了一種現象:把碳中和看作一個全新的概念。一些政府部門和企業在工作中另起爐灶,而不是深化、改進原來的工作,這是走入了誤區。”齊曄強調,碳達峰、碳中和行動與原來的節能減排、應對氣候變化一脈相承,絕不能把它們割裂、對立起來。

 

 

返回列表
< 上一篇:河南省、鄭州市退服基站恢複均超七成!工信部組織信息通信業全力保障河南抗汛救災 下一篇:【我為群眾辦實事 工信係統在行動】工信部積極為中小企業排憂解難